福建日报:44年坚守,拯救“会呼吸的缸”

时间:2017-02-09 11:22:17 发布人:

补缸师傅林家福目前在厦门古龙酱文化园协助管理6万只大缸,对老缸进行修补、维护,是他必不可少的工作


   

林家福在补缸。


上了年纪的人可能还记得曾经穿行在大街小巷的补缸师傅,他们边走边喊:“屋里有破缸破瓮好补咧……”谁家要是请进了补缸师傅,小伙伴们总会好奇地围观整个过程,听那“笃笃笃”有节奏的敲击声……

随着时代的变迁,补缸这个古老的行当逐渐退出日常生活。可在厦门同安,有一位60岁的补缸师傅,44年来,一直没放下他的老手艺。

林家福因为家庭困难,小学没毕业就出来补缸挣钱。想当年,补缸师傅曾经是风光的手艺人。酿酒、酱油及腌制食品行业,都少不了酒缸、酱缸;而家家户户也离不开水缸、酒缸、咸菜缸等。缸用久了容易破裂,却舍不得丢,就找补缸师傅来挽救。

现在人们家中不再请补缸师傅上门了。

但林家福有空还是会到福清、龙岩、泉州等地的酒厂、酿造厂接活。“厂里把破损的缸收集起来,有一定数量了,就通知我去补。”不久前,一家酒厂让林家福去补缸,他一个人整整忙了4天,补了100个缸。

37岁的儿子不愿意跟林师傅补缸,吃不了这份苦,而且觉得没前途、没面子,“做保安也比补缸好”。

 “现在缸很少有人用了,补缸收入少,还得到处跑,年轻人没人愿意学了。这门老手艺怕是要失传了。”林家福说。

祖传古法补缸配方

林家福的补缸秘方,在于调制生铁粉的混合液体,由3种食用品调和而成,不添加任何化学剂。这是林家福爷爷传下来的配方,已经一百多年了。

补缸前,林家福先仔细观察酒坛,用小铁锤不断敲击四周寻找裂缝,分辨声音的差别,以此确认是否有裂缝。这些小小的裂缝,眼睛是看不出来的。小铁锤碰撞酒坛,发出“叮当叮当”的响声。“完整的缸体声音清脆,有破损的部分声音混浊不完整。”林家福说。

隐秘的裂缝找到了,就着手修补。

他一手拿铁锤,一手拿铁锥,小心翼翼地在裂缝两旁凿两个小洞。接着,拿出一根扁扁细细的如订书钉状的铁襻,在两个小洞之间卡上铁襻,把缸的裂缝收紧、固定。如此沿裂缝方向,等距离安装几个铁襻加固。

接着,顺着裂缝凿一道槽,将生铁粉拌上祖传的混合液体,填补于裂缝处。7天后那缝隙便完全凝结起来。林家福的补缸材料耐酸、耐碱、耐高温,补过的缸保证不漏。

生铁粉是必备的材料。林家福的生铁粉全凭人工自己制作,通常用废的铁锅、铁锄头等,在生铁臼里敲碎而成,费时又费力。

其他补缸师傅没有林家福的祖传秘方,只能用盐酸等化学品来调和生铁粉,或者用环氧树脂等黏合剂替代。“用树脂等化学品补缸,不环保,太阳一晒容易氧化,到时又漏了。”林家福说。


6万只大缸的守护者

林家福在厦门古龙酱文化园帮助管理6万只大缸。这些大缸整齐威武地站在晾晒场上,蔚为壮观。每个缸近一米高,顶上戴着斗笠一样的竹盖。黄豆在大缸里待上一年的时间,从轻盈的黄色变成深沉的黑色;然后移到池里再待一年,上面的液体变成酱油,下层的就成为做肉酱的材料。

好缸是做出好酱油的关键。这里的6万只酱缸,其中2万只是原先就有的,另外4万只是工厂扩建的时候,从周边倒闭的小酱油厂收购来的。“现在再也买不到这样的大缸了,传统的制缸工艺已经失传,新做的大缸容易‘流汗’,做出的酱油没有原来好。”林家福说。

最好的缸是会呼吸的。这6万只酱缸都有50年以上的历史,十分坚固,透气性又极好。由于现在不再生产传统酱缸,对老缸进行修补、维护,成了林家福必不可少的工作。

深沉的大缸,承载着传统工艺醇厚的味道,令人经久不忘。林家福说,他要守着这些大缸,拯救这些“会呼吸的缸”。


采访札记>>>

留住老手艺

时代变迁,不少传统手工艺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。

竹编、手工刺绣、蜡染、泥塑、剪纸……这些流传了几百年的老手艺,如今掌握的人屈指可数。岁月流逝,如果这些老艺人相继离世,那些曾经辉煌灿烂的手工艺也就灭绝了。

有人认为这些老手艺之所以面临失传,是因为他们不赚钱,没市场,已经失去了存在的价值。其实,尽管社会发展、时代变迁,这些传统手艺依然还有存在的价值。除了实际的功用价值之外,更为人们所珍视的,是其中蕴含的精神层面的价值。

老手艺人对待自己的活计,总是兢兢业业、一丝不苟,多年的磨炼,让他们的技艺炉火纯青。他们身上留存着的,正是当今人们渐渐失去的工匠精神之所在。


2017年2月9日 福建日报 第05版


Copyright @ 2010 厦门古龙食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. 闽ICP备:263600 号